中國文化:五運六氣蘋果下架iPhoneX詳解與應用

運,是運動,有轉動的意思。五運鳳凰時時彩平臺,是木運、火運、土運、金運、水運的簡稱。木、火、土、金、水,在地為五行,在天為五運。五運是利用五行的相生相克理論,再配合天幹的陰陽作為理論工具,以此來分析每年的氣候正常變化和異常變化,並得出瞭五種不同類型的氣候(風、熱、濕、燥、寒)。十幹化運十幹配五行如前所述,即甲乙屬木、丙丁屬火、戊己屬土、庚辛屬金、壬癸屬水,用此以說明萬物生、長、化、收、藏的規律,它是固定不變的。另外,十幹又可以化五運,即甲己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壬化木、戊癸化火,用此以預測和說明每年不同氣候之變化規律,它是動而不居的。這裡所謂化,就是化生。甲己化土,就是凡逢甲年或己年,則為土運;乙庚化金,就是凡逢乙年或庚年,則為金運;丙辛化水,就是凡逢丙年或辛年,則為水運;丁壬化木,就是凡逢丁年或壬年,則為木運;戊癸化火,就是凡逢戊年或癸年,則為火運。關於十幹化氣運,其釋意有三:(1)五行勝負化運說:甲己化土,甲為陽木、己為陰土.木本克土,但一勝之下,必有一負,陽木亢則害,氣過勝則怯;而土為萬物之母,木非土不榮,故陽木從陰士而化。乙庚化金,乙為陰木,庚為陽金,金本克木,故木從其所不勝。丙辛化水,丙為陽火,辛為陰金,不足之陰金遇有餘之陽火,則化而為水。丁壬化木,丁為陰火,王為陽水,水本克火,不足之陰火為有餘之陽水所淹;水本生木,水為木生而竭盡其力,故水從木化。戊癸化火,戊為陽土,癸為陰水,土本克水,但不足之水遇有餘之土,則水枯土燥而火化。(2)歲首天幹相生化運說:歲首天幹相生說從每年正月月建的陽幹按五行相生規律進行推演而化為運氣的。逢甲年或己年,如前述甲子紀月所述的甲己起甲子,即前一年十一月的幹支為甲子,則當年正月首建丙寅,因丙為陽火,火能生土,故甲己化為土運。逢乙庚年,乙庚起丙子,即前一年的十一月的幹支為丙子,則當年正月首建戊寅,因戊為陽土,土能生金,救乙庚化為金運。逢丙年或辛年, 丙辛起戊子,即前—年十一月的幹支為戊子,則當年正月首建庚寅,因庚為陽金,金能生水,故丙辛化為水運。若逢丁年或壬年, 丁壬起庚子,即前一年的十一月幹支為庚子,則當年正月首建壬寅,因壬為陽水,水能生木,故丁壬化為木運。逄戊年或癸年,戊癸起壬子,即前一年十一月的幹子為王子,則當年正月首建甲寅,因甲為陽木,木能生火,故戊癸化為火運。(3)五氣經天化運說:五氣經天化運是根據古代傳說,在觀察天象過程中曾觀察到有五種色氣經過太空而臨及東西南北二十八宿中的有關星度,即素問·五運經天所述:丹天之氣經於牛女戌分,黅天之氣經於心尾巳分,蒼天之氣經於危室柳鬼,素天之氣經於亢氐昴畢,玄天之氣經於張翼婁胃。所謂戊己(戌巳)分者,奎壁角軫,則天地之門戶也。夫候之所始,道之所生,不可不通也。…如圖l所示,中心同內為五天之氣;第二囤為二l‘八宿所占方位及其度數,如虛星位於正北,其所l與度數為十度;第三圈為幹支所占方位,乾坤巽艮代表四隅;第四固即外囤為東西南北四方;最外層的戊分和己分處代表天門地戶。丹天之氣,經於牛女戊分:丹者,紅色也,是說在微信簽到一天10元觀察天象時見有丹天之火氣越過牛女奎壁四宿之上而下臨戊癸方位,故戊癸應為火運。黅天之氣,經於心尾已分:黅者,黃色也,是說在觀察天象時見有新天之土氣越過心尾角軫四宿之上而下臨甲己方位,故甲己應為土運。蒼天之氣,經於危室柳鬼:蒼者,青色也,是說在觀察天象時見有蒼天之木氣越過危室柳鬼四宿之上而下臨丁壬方位,故丁壬應為木運。素天之氣,經於亢氐昂畢:素者,白色也,是說在觀察天象時見有素天之金氣越過亢氐昴畢四宿之上而下臨乙庚方位,故乙庚應為金運。玄天之氣,經於張翼婁胃:玄者,黑色也,是說在觀察天象時見有玄天之水氣越過張翼婁胃四宿之上而下臨丙辛方位,故丙辛應為水運。所謂戊己(戌巳)分者,奎壁角軫,則天地之門戶也,這是講天門與地戶所在的星宿方位。戊己代表方位,戊為西北,己為東南。奎壁二宿在(戌)戊位,角軫二宿在己(巳)位。戊(戌)位為天門,己(巳)位為地戶。(疑為戌巳分,非戊己分?戌,實為天門,位西北,巳,實為地戶,位東南,若戊己分,則混亂矣!—蒙童評點)關於天門地戶之說,歷代雖有一些解釋,但皆不詳盡。一般按方位與四時相配而言,西北為秋冬,是萬物閉藏之時,應為地戶;東南為春夏,是萬物盛長之時,應為天門。那麼,這裡為什麼說西北為天門而東南為地戶呢?我們體會其涵義有兩個方面:一是按古人對天體的視運動規律,當春分二月中之後,月漸就陽道,日躔(躔,有歷行之意)壁初,之後則依次而南;至秋分八月中之後,日漸就陰道,日躔由翼末移交於軫,而後依次而北,至春分二月中又復始於奎壁。據此,氣候變溫,萬物冒地而出,皆從日躔壁初開始,因其所在方位為戊分,故稱此位為天門;而氣候變涼,萬物收斂人藏,皆從日躔冀末開始,因其所在方位為己分,故稱此位為地戶(不以翼末而以角軫為地戶者,是因翼末之後即交於軫,則角軫正當其令,故以角軫方位為地戶)。二是根摒陰極陽生、陽極陰生的陰陽轉化規律,奎壁位於西北之星度,而西北配四時為秋冬,冬至一陽生,從此萬物萌生於地下而後出冒於地,故稱西北乾位為天門;角軫位於東南之星度,而東南配四時為春夏,夏至一陰生,從此萬物長極而後收斂人藏,故稱東南巽位為地戶。(不諳陽順陰逆之理,怎知天門地戶之道?—蒙童評點)以上十幹所化的運,叫做中運,蓋天氣在上,地氣在下,而運居天地之氣的中間,故謂中運,即(素問·六元正紀大論》說: 天氣不足,地氣隨之;地氣不足,天氣隨之,運居其中,而常先也。就是說,天氣欲降,則居中的運先降;地氣欲升,則居中的運先升。此中運通主一年的歲氣,所以叉稱大運、歲運。它是以土運、金運、水運、木運、火運的次序逐年遞變。此正如《素問.天元紀大論》說: 甲己之歲,土運統之;乙庚之歲,金運統之;丙辛之歲,水運統之,丁壬之歲,木運統之;戊癸之歲,火運統之。例如,甲年,則陽土統司全年之運;己年,則陰土統司全年之運。乙年,則陰金統司全年之運;庚年,則陽金統司全年之運。餘類推。由於十幹有陰陽之分,而陽為太過,陰為不及,故十幹所化之運就有太過和不及之別。但又由於有六氣和歲支等的相加,可對一些太過之歲運形成抑制而對不及之歲運形成相助的既非太過義非不及的平氣之歲,其具體內容俟後詳述。太過不及與平氣(一)太過不及太過,指主歲之運氣旺而有餘,如逢甲年、丙年、戊年、庚年、壬年、皆為陽幹之運,陽為太過,故其運氣太過;不及,是指主歲之運氣衰而不足,如連乙年、丁年、己年、辛年、癸年,皆為陰幹之運,陰為不及,故其運氣不及。舉例來說:甲己之歲,均為土運主事,但逢六甲年(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為±運太過;逢六己年(己巳、己卯、己醜、己亥、己酉、己未)為土運不及。土氣太過,則雨濕流行,本氣勝也;土氣不及,則風乃大行,本氣衰而木乃乘之。丙辛之歲,均為水運主事,但逄六丙年(丙寅、丙子、丙戌、丙申、丙午、丙辰)為水運太過;逢六辛年(辛末、辛巳、辛卯、辛醜、辛亥、辛酉)為水運不及。水運太過,則寒氣流行,本氣勝也;水運不及,則濕乃大行,本氣衰而土來乘之。戊癸之歲,均為火運主事,但逢六戊年(戊辰、戊寅、戊子、戊戌、戊申、戊午)為火運太過;逢六癸年(癸酉、癸未、癸巳、癸卯、癸醜、癸亥)為火運不及。火運太過,則炎暑流行,本氣勝也;火運不及,則寒乃大行,本氣衰而水來乘之。乙庚之歲,均為金運主事,但逢六庚年(庚午、庚辰、庚寅、庚子、庚戌、庚中)為金運太過;逢六乙年(乙醜、乙亥、乙酉、乙未、乙巳、乙卯)為金運不及。,金運太過,則燥氣流行,本氣勝也;金運不及,則炎火乃行,本氣衰而火來乘之。丁壬之歲,均為木運主事,但逢六壬年(壬申、壬午、壬辰、壬寅、壬子、壬戌)為水運太過;逢六丁年(丁卯、丁醜、丁亥、丁酉、丁未、丁巳)為木運不及。木運太過,則風氣流行,本氣勝也;木運不及,則燥乃大行,本氣衰而金來乘之。凡屬太過之年,時未至而氣先至;不及之年,時己至而氣未至。如甲、丙、戊、庚、壬太過之年,各運之氣都先於大寒節而至;乙、丁、己、亥、癸不及之年,則各運之氣都後於大寒節而至。故《素問·氣交變大論》說:太過者先天,不及者後天。《素問·六元正紀大論》雲: 運有餘,其先至;運不及,其後至。都是說明這種情況。(二)平氣如上所述,歲運有太過和不及。然而,歲運也有既非太過又非不及的所謂平氣之歲。此太過、不及和平氣三者,稱之為五運三紀,即《素問.五常政大論》中所謂: 三氣之紀。五運中,木運的太過曰發生(氣有餘則發生),不及曰委和(陽和之氣委屈),平氣曰敷和(敷佈和氣);火運的太過曰赫曦(陽光炎盛),不及曰伏明(陽不彰而光明伏),平氣曰升明(陽升而明);土運的太過曰敦阜(高厚),不及曰卑監(氣陷則屈而不化),平氣曰備化(土含生萬物無所不備不化);金運的太過曰堅成(堅剛成物),不及曰從革(不及則從火化而變革),平氣曰審平(殺伐適中);水運的太過曰流行(水滿則流溢),不及曰涸流(水少則源流幹涸),平氣曰靜順(平靜柔順)。為什麼能產生平氣呢?平氣的產生是運與運、運與歲支、運與氣相合,運得其制約或資助,結果形成瞭運的既非太過又非不及之平氣,也就是張景嶽《類經圖翼》所說的:運太過而被抑,運不及而得助之意。(1)運與運相合:運與運相合包括當年中運與新運交接之日幹相合和時幹相合兩種:但每年運之交接總是在年前大寒節日,故這裡所謂交接之日幹或時幹是指新運初交的大寒日幹或初交時辰的時幹。若非交接之日幹或時幹者,則不能形成抑制或相助而成平氣之運。運與交接的日幹相合,如:一九二五年為乙醜年,乙為陰金,金運不及,而初交的大寒日為前一年的十二月八日.其日幹支為庚戌,日幹為庚,庚為剛金,金運太過,不及的乙運得太過的庚運相助,則形成瞭平氣。一九五一年為辛卯年,辛為陰水,水運不及,而初交的大寒日為前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其日幹支為丙寅,日幹為丙,丙為陽水,水運太過,不及之辛運得太過之丙運的相助,也形成瞭平氣。一九七七年為丁巳年,丁為陰水,木運不及,而初交的大寒日為前一年的十二月十二日,其日幹支為壬午,日幹為壬,壬為陽木,木運太過.不及之丁運得太過的壬運相助,也形成瞭平氣之歲運。運與交接的時幹相合,如:一九一二年為壬子年,新運交接的時辰為庚寅,其時幹為庚,壬為木運太過,庚為金運太過,太過的木運被太過的金運所抑,則形成瞭平氣;一九五二年為壬辰年,新運交接的時辰也為庚寅,故同樣形成瞭平氣。一九九二年為壬申年,新運交接的時辰也為庚寅,也同樣可形成平氣。又如一九七三年為癸醜年,而新運交接之時辰為癸巳,其時幹為癸,癸為火運不及,得交接之時的癸火相助,這雖非同氣中以陽助陰,但也屬同氣相助,故也可以形成平氣;一九九一年為癸酉年,而新運交接之時辰為癸巳;二0一四年為癸巳年,而新運交接之時辰也為癸巳,此均可形成平氣。再如一九六七年為丁未年,而新運交接的時辰為丁亥,時幹為丁,丁為木運不及,但得交接之時的丁木相助,也屬同氣相助,同樣形成瞭平氣;一九八七年為丁卯年,而新運交接的時辰為丁亥;二0 0七年為丁亥年,而新運交接的時辰為丁亥,也均可形成平氣。以上運與新運初交的日幹或時幹相合而形成平氣,叫做幹德符。所謂符者,合也。所謂合者,即同氣相合,如乙與庚合、丙與辛合、丁與壬合、癸與癸臺、丁與丁合等等。然而,這種幹德符平氣之年常不能預期,隻能根據當年的年幹及其新運交接之日幹或時幹來依法推算而知。至於有些書上在產生平氣的幹德符中還包括有甲與己合、戊與癸合、以及運與新運交接的月幹相合等提法,經我們就現有資料查對和推算的結果,並無此種實例,尚待進一步證實。其所以沒有這種實例的原因,蓋凡甲年或己年,其月的幹支應起於前一年的十一月為甲子,則十二月為乙醜(一般新運交接的大寒日多在十二月),甲己為土運,乙為金運,不屬同氣,故非相合。凡戊年或癸年,其月幹支應起於前一年的十一月為王子,則十二月為癸醜,這樣,它們隻能與癸相臺,然而戊為陽火,癸為陰火,若逢戊年,雖能與十二月的月幹癸相合,但陽火得陰火之助則更為太過,非平氣可言;若逢癸年,則癸雖與十二月的月幹癸也可相臺而形成平氣,可是這種情況隻能是同氣相助,而非癸與戊合。另外,還有提出以丁亥年與新運交接之日幹壬相合作為“幹德符”的舉例,但經我們查對二百多年的歷法,並未找到此例,也待進一步驗證。(2)運與歲支相合:運與歲支相合是指當年運的天幹與歲支方位的五行屬性相合,形成同氣相助而成為平氣。,如癸巳年,癸為陰火,主火運不及,而巳為南方之火,火遇火而得助,則可形成平氣。這種情況在六十年的甲子中,有六個年份,即乙酉、丁醜、己醜、己未、辛亥、癸巳年。(3)運與氣相合:運與氣相合是指當年的中運之氣與司天之氣相合,即太過的中運之氣被在上的司天之氣所抑而形成瞭平氣。如戊辰年,戊為陽火,主火運太過;辰為太陽寒水之氣也太過,水能克火,太過的火運被太過的寒水所抑,則形成瞭平氣。這種情況在六十年的甲子中共有六個年份,即戊辰、戊戌、庚子、庚午、庚寅、庚申年。主運主運,就是五運(木運、火運、土運、金運、水運)分主年和各個季節的歲氣,它年年如此,固定不變,所以叫主運。主運在一年中分五步運行,是以其相生之次序從木運開始,再火運、再上運、再金運,至水運而終。五運分主一年各個季節的具體時問各占七十三日零五刻,木運(初運)都是從大寒日開始,火運(二運)於春分後十三日交;土運(三運)於芒種後十日交,金運(四運)於處暑後七日交,水運(終運)於立冬後四日交。要瞭解主運和客運,還須先弄清楚五音建運、太少相生和五步推運等問題。一)五音建運五音是宮、商、角、征、羽,為土、金、木、火、水五行的聲音,即宮為土音、商為金音,角為木音、征為火音、羽為水音。古代音樂以弦絲多少而分有高與低、長與短.、清與濁的不同,宮音弦絲最多,故其音最長、最低、最濁;羽音弦絲最少,故其音最短、最高、最清;商音弦絲次多,故其音次長、次低、次濁;征音弦絲次少,故其音次短、次高、次清;角音弦絲多少適中,救其音也介於長短、高低、清濁之間。二)太少相生五音建運並分太與少以說明運的太過與不及,已如上述。這裡所說的太少相生就是指這種五音建運中的太與少以五行相生和陰陽變易迭生規律所產生的相生關系。因為,五行和五運相生次序為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牛水、水生木,所以五音建運的太少相生次序也與五行和五運的相生次序相同,也是木之後為火、火之後為土、土之後為金、企之後為水、水之後又為木,即角之後為征、征之後為宮、宮之後為商、商之後為羽、羽之後又為角。但是它又有太少之分和陰陽變易迭生關系,因事物總是在一勝之下必有一負,一負之下必有一一勝,《素問·天元紀大論》謂:有餘而往,不及隨之;不足而往,有餘從之;也即張景嶽《類經圖翼》所說:蓋太者屬陽,少者屬陰,陰以生陽,陽以生陰,一動一靜,乃成易道。所以說,每年不論中運、客運或主運.總是太之後必為少、少之後必為太的相生關系。然而,每年的主運總是從角開始,到羽為終,年年如此。主運的太與少是決定於當年的中運,以中運的太過或不及來推知主運初運是太還是少;而每年客運的初運都是以中運為起始,年年在變,其太少應與當年中運的太過或不及相符臺。關於主運和客運的運用及其變易規律見表5。現以丙辛水運年為例:丙為陽水,水生水,則是陽水生陰木,而陽水屬太羽、陰木屬少角,故太羽生少角;木生火,則是陰木生陽火,而陰木屬少角:陽火屬太征,故少角生太征,火生土,則是陽火生陰土,而陽火屬太征、陰土屬少宮,故太征生少宮;土生金,則是陰土生陽金,而陰土屬少宮、陽金屬太商,故少宮生太商;辛為陰水,水生木,則是陰水生陽木,而陰水屬少羽、陽木屬太角,故少羽生太角;木生火,則是陽木生陰火,耐陽術屬太角、陰火屬少征,故太角生少征;火生土,則是陰火生陽土,而陰火屬少征、陽土屬太宮,故少征生太宮;土生金,則是陽土生陰金,而陽土屈太宮、陰金屬少商,故太宮生少商。三)五步推運五運,為每歲的主運,即木運、火運、土運、金運、水運五運:一年中每一運占七十三日零五刻為–步,五運共合三百六十五天零二十五刻,是為五步。每歲主運起於木運,主春令,在音為角;木能生火,故二運為火運,主夏令,在音為征;火能生土,故三運為土運,主長夏,在音為宮;土能生金,故四運為金運,主秋令,在音為商;金能生水,故終運為水運,主冬令,在音為羽。歲運有陽年太過與陰年不及之分,故主運也有太與少之別。從歲運的太過或不及開始,按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即可定出當年主運的初運是為春木太角還是春木少角,然後再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規律順推,以定出主運的二運、三運、四運、終運的太或少。若主運的初運為太角,則二運為少征、三運為太宮、四運為少商、終運為太羽;若主運的初運為少角,則二運為太征、三運為少宮、四運為太商、終運為少羽。一年之主運分五步,這種以每年中運的太過或不及來推定當年主運初運的太與少,再以主運初運的太或少來推定主運的二運、三運、四運、終運的太或少的五步推算法,就叫做五步推運。關於客運的推算法,則以中運的太過或不及來定出客運初運的太或少,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規律順推五步而終,但必須是從中運開始。現就主運、客運的具體推算法,舉例詳述如下:一九八四年為甲子年,中運為土運太過,配五音為太宮,則當年客運的初運也為太宮。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宮生少商,則客運的二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客運的三運為太羽;太羽生少角,則客運的四運為少角;少角生太征,則客運的終運為太征。再從中運的太宮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太宮由少征所生,少征由太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太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又順推,太角牛少征,則當年主運的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官,則主運的三運為太宮;太寓生少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太羽。一九八九年為己巳年,中運為土運不及,配五音為少宮,則當年客運的初運也為少宮。出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少宮生太商,則客運的二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客運的三運為少羽;少羽生太角,則客運的四運為太角;太角生少征,則客運的終運為少征。再從中運少官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少宮由太征所生、太征由少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少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又順推,少角生太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宮,則主運的三運為少宮;少宮生太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少羽。一九八五年為乙醜年,中運為金運不及,配五音為少商,則客運的初運也為少商。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少商生太羽,則客運的二運為太羽;太羽生少角,則客運的三運為少角;少角生太征,則客運的四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富,則客運的終運為少宮。再從中運的少商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少商由太宮所生、太官由少征所生、少征由太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太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又順推,太角生少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宮,則主運的三運為太宮;太富生少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太羽。一九九0年為庚午年,中運為金運太過,配五音為太商,則客運的初運也為太商。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商生少羽,則客運的二運為少羽;少羽生太角,則客運的三運為太角;太角生少征,則客運的四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宮,則客運的終運為太宮。再從中運太商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太商由少官所生、少宮由太征所生、太征由少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少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又順捧,少角生太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宮,則主運的三運為少富;少宮生太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少羽。一九八六年丙寅年,中運為水運太過,配五音為太羽,則客運的初運也為太羽。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羽生少角,則客運的二運為少角;少角生太征,則客運的三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宮,則客運的四運為少宮;少宮生太商,則客運的終運為太商。再從中運太羽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太羽由少商所生、少商由太宮所生、太宮由少征所生、少征由太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太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義順推,太角生少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宮,則主運的三運為太宮;太宮生少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太羽。一九八一年為辛酉年,中運為水運不及,配五音為少羽,則客運的初運也為少羽。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少羽生太角,則客運的二運為太角;太角生少征,則客運的三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官,則客運的四運為太宮;太宮生少商,則客運的終運為少商。再從中運少羽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少羽由太商所生、太商由少宮所生、少宮由太征所生、太征由少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少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又順推,少角生太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官,則主運的三運為少宮;少宮生太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少羽。一九八七年為丁卯年,中運為木運不及,配五音為少角,則客運的初運也為少角。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攤,少角生太征,則客運的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宮,則客運的三運為少官;少宮生太商,則客運的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客運的終運為少羽。由於中運為術少角,與每年的主運始於木運棚合,故不需再進行逆推,因當年主運的初運就是中運少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叉順推,少角生太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官,則主運的三運為少官;少宮生太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少羽。放本年客運各運的太少與主運各運的太少相符合。一九八二年為壬戌年,中運為木運太過,配五音為太角,則當年客運的初運也為太角。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角生少征,則客運的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宮,則客運的三運為太官;太宮生少商,則客運的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客運的終運為太羽。由於中運為木太角,與每年主運始於木相合,故不需要再進行逆推,因當年豐運的初運就是中運太角;然後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角生少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宮,則主運的三運為太宮;太宮生少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太羽。故本年客運各運的太少與主運各運的太少也相符合。一九八八年為戊辰年,中運為火運太過,配五音為太征,則當年客運的初運也為太征。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征生少宮,則客運的二運為少宮;少宮生太商,則客運的三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客運的四運為少羽;少羽生太角?則客運的終運為A角。再從中運太征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太征由少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少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次序順推,少角牛太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官,則豐運的三運為少宮;少寓生太商,則主運的網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少羽。一九八三年為癸亥年,中運火運不及,配五音為少征,則當年客運的初運也為少征。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攤,少征生太宮,則客運的二運為太宮;太宮生少商,則客運的三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客運的四運為太羽;太羽生少角,則客運的終運為少角島再從中運少征開始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少征由太角所生,則知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太角;然後也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順推,太角生少征,則主運的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官,則主運的三運為太官;太富生少商,則主運的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主運的終運為太羽。以上五步推運中,以中運推客運和主運各步的太或少,其結果見表6。(蒙童評註:客運五步隨中運,又曰:大運)此表是五運的中運、客運、主運、與天幹的陰陽及五音的太少相配的運轉規律,不論任何年份均可應用此表,進行查找或核對。如以一九八一年辛酉年為例,辛為水運,從表6中的水運辛欄內查知當年中運為水運不及的少羽,其客運的初運也為少羽,二運為太角、三運為少征、四運為太宮、終運為少商;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少角、二運為太征、三運為少宮、四運為太商、終運為少羽。又如一九八二年為壬戌年,壬為木運,從表6木運壬欄查知當年中運為術運太過的太角,其客運的初運也為太角,二運為少征、三運為太宮、四運為少商、終運為太羽;當年主運的初運也為太角,二運為少征、三運為太宮、叫運為少商、終運為太羽。四)五運交司時刻每年主運分五步,即始於初運木,而後二運火、三運土、四運金、終運水。每運所占日時數,前面雖已敘及,但每運究竟起於何曰何時、終於何口何時?則需進一步確定,以期預測主運客運的常變和異變。現將五運具體交司的時刻分列於表7。表7,有初初刻、初刻和正刻。它是代表一個時辰中前後不同的時刻數。古人曾將一晝夜分為百刻,有十二個時辰,故每一時辰分得八刻二十分(一刻為六十分)。將八刻二十分又分成前後兩半,則前四刻前的十分為初初刻、前四刻為初刻、後四刻前的十分為正初刻、後四刻為正刻。表7中有申、子、辰年,巳、酉、醜年,寅、午、戌年,亥、卯、未年。它們代表歲支,有陰陽之分,即申、子、辰、寅、午、戌為陽,巳、酉、醜、亥、卯、未為陰。在年的幹支相配中,必然是陽支與陽幹相配、陰支與陰幹相配。如壬申、甲申、丙申、戊申、庚中年、甲子、丙子、戊子、庚子、王子年,戊辰、庚辰、壬辰、甲辰、丙辰年等,皆為陽支與陽幹相配;己巳、辛巳、癸巳、乙巳、丁巳年,癸酉、乙酉、丁西、己酉、辛酉年,乙醜、丁醜、己醜、辛醜、癸醜年等,皆為陰支與陰幹相配。陽支配陽幹,則為陽年;陰支配陰幹,則為陰年。表7中,各年五運的交司日上是相同的,如初運皆起於大寒日、二運皆起於春分後十三日、三運皆起於芒種後十日、四運皆起於處暑後七日、終運皆起於立冬後四日。但各運在交司時刻上,則稍有差異。凡逄陽年,初運皆起於陽時;凡逢陰年,初運皆起於陰時。如申子辰年或寅午戌年,皆為陽年…其初運皆起於陽時的寅或申;而巳酉醜年或亥卯未年,皆為陰年…其初運皆起於陰時的巳或亥。但在陽年中,初運起時又有差異,申子辰年起於寅時,寅午戌年起於申時;陰年中,初運起時也有差異,巳酉醜年起於巳時,而亥卯未年起於亥時。故從中可看出,就其一日中之交司時刻來說,陽年一般較早,陰年較遲;而陽年中,申子辰年較寅午戌年稍早,陰年中,巳酉醜年較亥卯未年稍早;但陰年的巳酉醜年比陽年的寅午戌年較早。也就是說,在六個陽年和六個陰年的十二年中,各運所交司的時辰按表中所列的歲支分組,從寅到醜依次而下,與月建次序相吻合。就每年各運的具體交司時刻而言!初運與二運、三運與四運的時同刻不同,三運、四運比初運、二運錯後一個時辰,而終運又比三運四運錯後一個時辰。如,申子辰年,初運與二運皆起寅時,但所起刻數有差異;三運與四運皆起於卯時,但所起刻數也有差異;三運、四運起於卯時,比初運、二運的寅時錯後一個時辰;終運起辰時,比三運、四運的卯時又錯後一個時辰。其它各年也類同。若按各年歲支陰陽分組而言,同一運的各年交司之時辰雖有差異而交司之刻數完全相同。如初運,各年交司之時辰雖有寅時、巳時、申時、亥時之差異,但所起刻數皆為初初刻;二運,各年交司之時辰雖有寅時、巳時、申時、亥時之差異,但所起刻數皆為正一刻;三運,各年交司之時辰雖有卯時、午時、酉時、子時之差異,但所超刻數皆為初二刻,等等。總之,主運的五運交司日時說明瞭一年五個季節的常令氣候的始與終,知此者,方可觀其客運的先至或後至,以及早而防之。客運客運也分五運,但它與主運的五運不同。主運是指每年五個季節的氣候常變,如春溫、夏熱、長夏濕熱、秋涼、冬寒之常變,年年如此。然而,客運是指每年五個季節的氣候異變,如春應溫而反寒,則為時己至而氣未至;春應溫而反熱,則為時未至而氣先至;等等,它是逐年輪變,十年一周,因其變異之時暫而不居,加容之往來,故叫做客運。每年的客運也分木運、火運、土運、金運、水運五步,每步也各占七十三日零五刻。客運的各運特點也和五行屬性相一致,即木風、火熱、土濕、金燥、水寒。客運的推算方法,已如前述。它是以每年的中運(大運、歲運)為基礎的,即中運是年客運的初運,然後從初運開始再以五行相生的次序順推而定出客運的二運、三運、四運、終運。例如乙年和庚年,中運為金運,則客運的初運也為金運;金生水,故二運為水運;水生木,故三運為木運;術生火,故四運為火運;火生土,故終運為土運。乙年庚年雖皆為金運,但尚有太過與不及之分,乙年為金運不及,故客運的初運為少商,再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規律推出客運的二運為太羽、三運為少角、四運為太征、終運為少宮;而庚年為金運太過,故這一年客運的初運為太商,再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規律攤出客運的二運為少羽、三運為太角、四運為少征、終運為太宮。其它甲己、丙辛、丁壬、戊癸各年客運的具體推算方法和運用規律,可參考前而主運中的五步推運內容及表6。,表6中,丁、壬兩個年份的五運,其客運與主運完全相同,而其餘八個年份則五運的始與終是隨年幹的變動而變更,主運與客運並不相同。《素問·六元正紀火論》中,除瞭在主運的初運角之下註有初字、在主運的終運羽之下註有終字外,還在丁年和壬年這兩個年份中的主運初運少角或太角下註有正字,此正字即表示瞭在丁、壬兩年中,五運之氣是客主相同的,諸如春溫、夏熱、秋涼、冬寒等,則應時而至,氣候一般以主運的常變為主,而客運的異變較小。從表6中又可看出,壬、癸、甲、乙、丙五年的主運初運皆起於太角;然後,從初運開始按五行和太少相生次序再推出其它二運、三運、四運、終運的太或少。如:逢壬年,主運的初運既定為太角,太角生少征,則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宮,則三運為太官;太宮生少商,則四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終運為太羽。逢癸年,主運的初運既定為太角,太角生少征,則二運為少征;少征生太富,則三運為太官;太宮生少商,則叫運為少商;少商生太羽,則終運為太羽。其它逢甲年、乙年、丙年,其主運的初運、二運、三運、四運、終運均和以上壬、癸年相f司。以上壬、癸、甲、乙、丙五年,其主運皆以太角為之旨,並以此再推出其它各運的太或少,故稱此五年為太角壬所統。若逄丁年,主運的初運既定為少角,少角生太征,則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宮,則三運為少宮;少官生太商,則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終運為少羽。逢戊年,主運的初運既定為少角,少角生太征,則二運為太征;太征生少宮,則三運為少宮;少宮生太商,則四運為太商;太商生少羽,則終運為少羽。其它連己年、庚年、辛年,其主運的初運、二運、三連、四運、終運均和以上丁、戊年相同。以上丁、戊、己、庚、辛五年,其主運皆以少角為之首並以此再推出其它各運的太或少,故稱這五年為少角丁所統。這裡所謂“統”,是統領的意思,即一旦初運之首既定,則其它各運以此而依次推定。它正像我們稱陰歷每年一月為正月、陽歷每年一月為元月一樣,其正字和元字,皆有為首和統領之意。關於太角壬和少角丁所統問題,是以主運而言的,按理在主運中就應該敘述;那麼,為什麼這裡放在客運中才來敘述呢?因為主運初運的太角或少角都足以中運的太過或不及來推定的,而中運屬於客運范疇,故將它也可列為客運的內容之一。如丙年,為中運水運太過,配五音為太羽,以五行和太少相牛次序逆推,A羽由少商所生、少商由太宮所生,太宮由少征所生、少征由太角所生,則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太角。又如辛年,中運為水運不及,配五音為少羽,以五行和太少相生的次序逆推,少羽由太商所生、太商由少宮所生、少宮由太征所生、太征由少角所生,則當年主運的初運為少角:所以,這裡必須是先定中運的太過或不及,而後才能以中運的太過或不及雨推出主運初運的太或少,進而推出主運的二運、三運、網運和終運的太或少。上面我們分別敘述瞭中運(大歲、歲運)、主運和客運。大運主全年氣候之變化,每年均變。主運主每年五個季節不同氣候的一般變化,年年如此;但由於有太或少之區別,故在其常變中尚有差異,如一九八一年為辛酉年、一九八六年為丙寅年,這兩年雖然每年主運初運皆為春木角,但一九八一年的主運初運為少角,而一九八六年的主運初運卻為太角,其它二運、三運、四運、終運存兩年之間也同樣有所差異,故形成瞭兩年各運之間的氣微或氣盛之不同。客運主每年五個季節不同氣候的特殊變化,年年變更,因為客運由中運所決定,而中運每年均在變,如前面說的一九八一年為辛酉年,其主運的初運為少角,客運的初運為少羽,由於少羽加於少角之上,則初運春季溫和之氣帶有冬季微寒之象;一九八八年成為戊辰年,其主運的初運為少角,客運的初運為太征,由於太征加於少角之上,則初運春季溫和之氣反帶有夏季炎熱之象;其它各運季之氣候也可因客主相加而有異變。在中運、主運和客運這三者之間的關系上,以大運為主,因為大運一方面統主全年,另方面大運又是決定客運和主運的太或少的;其次是客運,因客運主每年各個季節氣候的特殊變化;至於主運,則年年如是,但所以提出主運者是因根據主運才可以衡量客運氣候之異變,沒有一般則沒有特殊,沒有主則沒有客,沒有主運則沒有客運可言。用以上中運、主運和客運三者之輪轉規律雖對每年的氣候可概括地進行分析和測定,但要較為全而而準確地分析和預測各年氣候變化及其規律,還須考慮五運分步的客主相合和運與氣的相合。運的客主相合規律,可參考表6,將各步的客運與主運相加即得。如甲年,初運的客運太宮與主運太角相合,二運的客運少商與主運少征相合,三運的客運太羽與主太官相合,四運的客運少角與主運少商相合,終運的客運太征與主運太羽相合。其它各年份,皆類同。關於六氣內容及其運氣相臺問題,下面還將一一詳述。

标签:, ,

Read Also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